齐翔文苑

圆梦西藏——完成人生的一次壮举

时间:2019/4/18 15:52:24  作者:本站原创  来源:  查看:2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这一路值得欣慰的是:看到了向往已久的贡嘎山,虽然只能遥望,而心向往之;纳木措就在眼前时,环顾四周远望唐古拉山山脉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此生足迹可至的地方;茶马古道、米堆冰川、可可西里、昆仑山口,车轮驶过了那些只在书本上见过的地方;游览了宛如童话世界的九寨,每一片海子都色彩斑斓,最...
  这一路值得欣慰的是:看到了向往已久的贡嘎山,虽然只能遥望,而心向往之;纳木措就在眼前时,环顾四周远望唐古拉山山脉,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此生足迹可至的地方;茶马古道、米堆冰川、可可西里、昆仑山口,车轮驶过了那些只在书本上见过的地方;游览了宛如童话世界的九寨,每一片海子都色彩斑斓,最难忘怀的是众海子的母亲——长海,那一片让人如痴如醉的蓝啊!自然界翻天覆地的变化,创造了这片神奇的天地,九寨归来不看水,亦是真实的心境。与青海湖的蓝天错过,虽有些遗憾,但与九寨沟的地震擦肩就有些幸运了,却也着实令家人朋友担心。自然界无常,人生亦无常,唯有珍惜!关心我们的人,时时关注着我发的每一个朋友圈动态,关切的心如一路随行。有几日沉浸在山水中,竟忘了还有网络之俗事,九寨沟地震当晚,正与妈妈聊天,家人知道我们无恙,便关机休息了。第二天清晨刚开机,友人电话便打了过来,询问到哪了,报出地名时,友人松口气,平安就好!世间至情至性之人,必有有缘之人相惜。如此想来,何其幸运!
  惜缘,但其实缘并不由己,最多做到缘聚珍惜,缘散随意。有些人曾出现在生命里,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,情谊淡了或悄然消失了,有人是彼此的误会,有人是命运安排的分开,有人是不愿也不能相见,有人就是从这个世间离开了……很多有声或无声的告别,无非是在提醒我们:珍惜拥有!人生八苦,生、老、病、死、怨憎会、爱别离、求不得、五取蕴,有那么多掌控不了的事情,何必还要自己为难自己呢?放下心中纠缠的梗,或许能更轻松。我感受着那些匍匐在地的人们,想像着一遍遍放低自己,来求得的,或许最终,都会转化为心底地平静与平和吧。没有外部的奢求,只有向内的寻求。一念心清净,莲花处处开。在拉萨的夜里,梦见一个许久不联系的朋友和许多不常联系、又曾经熟悉的人,原来潜意识里,这竟然真的是我心中的梗,重情的人舍不得失去每一份感情,但又要淡然地面对每一场缘起缘落,缘聚缘散。漫天漫地的积雪,阻塞了交通,大家一起清除了冰雪,好友也握手言欢,冰释前嫌。在一身汗中醒来,窗外车水马龙,拉我回到这座陌生城市的清晨。命运的转盘神秘又神奇,也许只有星辰才能释题,而普通人只有跟随自己的心去走吧,走向自在,悟出菩提。学会感恩、学会放手,学会接受自己、原谅自己,学会宽容他人、善待他人,心安是福吧!任何一段旅程,都是感觉归途要快一些,因为那是家的方向。别了,连绵的雪山,连绵的云。昆仑山啊,墨渊上神在吗?我已从你门前经过。我们在暮色和夜色中穿过荒漠戈壁,最渴望远方的灯火。傍晚时天上的云,呈现出紫色的幻彩,像一匹苍狼,在无垠的、即将隐匿在黑暗中的天幕上奔驰。像极了我们的座驾,像极了我们。追赶着天光,前行着,直至黑夜降临。那一路,茫茫戈壁堵好多车,我们不敢想的是,晚上住哪呢?难道睡车里?那么手电筒就派上用场了。从那曲出发,十五小时850公里颠簸的山路,车行最高处海拔5010米,途经唐古拉山,昆仑山,昆仑河,于午夜十点半终于到达格尔木!这一天的旅程,海拔迅速下降,从高原到盆地,犹如从天上到了人间,没有什么比那夜的灯火更让人眷恋人间。次日在柴达木盆地一路东行,行过都兰,有种穿越宇宙洪荒的感觉,不远处热水墓群兀自寂寞着,几世之前也曾繁华,让人有楼兰已毁的伤感,谁也不知漫漫黄沙掩藏了什么?而我们是过客,匆匆过客。那时不知怎么想到了白居易的《风雨夜泊》:“苦竹林边芦苇丛,停舟一望思无穷。青苔扑地连春雨,白浪掀天尽日风。忽忽百年行欲半,茫茫万事坐成空。此生飘荡何时定?一缕鸿毛天地中。”这种茫茫然的感觉,直至看到满天的雨和悲伤的青海湖,虽然没赶上晴天,但这样的青海湖,的确就是我心中它的样子。因为我一直坚信六世达赖仓央嘉措只是在此失踪而非圆寂,然而决绝的那一刻,他是否也很伤痛?迎接我的青海湖白浪涛天,前几日北京友人在朋友圈里发的还是那么平静的美。“青海湖啊都是水,大牦牛啊不见腿。”朋友劝我说,留有遗憾是为了让你再来,还特意发来几张青海湖晴天的照片,与天相接的蓝。也对,有念想也好。而后的旅程,就只能用归心似箭来形容了。整整在路上25天,行驶11500公里,却是一生珍贵的经历。回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,我甚至很珍惜呼吸的每一口空气,很珍惜感受不到自己身体存在的那种无痛感,无痛便很舒泰,无我竟是一种最自在的状态。时常望天,怀念曾经到达的,是一个多么遥不可及的高度,与天那么近。西藏行,未去之前,像心里的麻花结,纠缠在每个日子无法解开;西藏行,归来之后,便是心底的一点朱砂,指示在每一个迷惘的路口。这一场经历,像清澈的一汪泉,盈盈欲溢,洗净心上的尘埃;像喷涌而出的火山岩,会一直炽热在心底。(全篇完)(中翔公司/王 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