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翔文苑

腊八粥里品亲情

时间:2017/1/23 10:47:55  作者:本站原创  来源:  查看:1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  小时候,一到腊月,我就一心惦念着那热乎乎、香喷喷的腊八粥。  腊七的午后,母亲就会找出早就预备下的一干豆类杂粮,打算为家人洗手熬粥。我瞪大着眼,伸出小手,一样样地数来数去,嘴里念念有词:“红枣、赤豆、桂圆、花生、栗子、核桃仁……&rdq...

  小时候,一到腊月,我就一心惦念着那热乎乎、香喷喷的腊八粥。
  腊七的午后,母亲就会找出早就预备下的一干豆类杂粮,打算为家人洗手熬粥。我瞪大着眼,伸出小手,一样样地数来数去,嘴里念念有词:“红枣、赤豆、桂圆、花生、栗子、核桃仁……”“妈妈,这是什么?”“百合。”“百合不是花吗?怎么这么奇怪?”“这是晒干的花瓣。”“好吃吗?”“好吃。”“要泡水吗?妈妈我来帮你……”
  看着盆盆碗碗浸泡着的各类果实,我笑眯了眼。哦,明天一早就有好吃的腊八粥了哟。怀着美好的期待,我渐渐地睡了,梦里也飘满了香味。
  那味儿里,有一丝甜,轻轻地萦绕着鼻端,那是大红枣的味道,再仔细辨认,仿佛还有红豆、桂圆、栗子的味儿,参杂在米香里,从厨房灶间悄悄溜了出来,勾引着我的馋虫。我一下子睁开了眼,天色还朦朦胧胧的。我掀开被子,趿拉着棉鞋跑进了厨房:“妈妈,妈妈,腊八粥好了吗?”“哎哟,这还没天亮呢!快点回去。”妈妈从灶边起身,把我抱回小床。我扑腾着脚:“不嘛,不嘛,我要吃粥!”“马上就好马上就好……”母亲安抚着我,一边慌里慌张跑回去:“粥不要糊了呀,哎哟这小鬼……”
  终于盼到腊八粥端上桌的时候,我咽着口水,急急地伸手欲端。母亲却拦住了我,她从橱柜中找出了搪瓷的罐子,舀出了一大勺的红糖,放入我的碗中,然后小心翼翼地搅拌着,不时地给粥碗吹凉。我望眼欲穿急不可耐地看着母亲的一系列动作,简直快哭出来了,母亲这才把碗推回到我面前,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:“慢点喝,别烫着……”一年又一年,我就在腊八粥的香味里,在母亲的叮咛里长大了。
  在异地工作的日子里,我再也不能喝到母亲亲手熬的腊八粥了。我试着自己动手做,这才发现,要熬出好吃的八宝粥,其实并不容易。我总是缺乏耐心,把那些豆类配料胡乱地混在一口锅里大火烹煮,这样熬成的粥,米已经烂了,可是豆子却常常是硬的,百合和桂圆还散发出一种怪味。我打了电话询问母亲。母亲在电话里絮絮地教我。哪些东西要先泡好放着,哪些东西要先煮软,栗子核桃仁这些不妨轧碎成末,高压锅压出来的不是糊过头了就是清汤寡水,必须小火放在炉子上慢慢地熬不时地搅拌……我怔怔地听着,忽然想起,那些腊八的清晨,母亲的眼睛总是带着细细的红丝!
  原来,一碗碗的腊八粥,是一年又一年里,小火慢熬、悄悄沉淀的母爱啊!(林 颐)
上一篇:想 你
下一篇:勇敢者的路